立即注冊 找回密碼

QQ登錄

只需一步,快速開始

第一站長論壇

搜索
第一站長論壇 首頁 資訊 查看內容

滴滴被曝估值大跌,投資人出售原始股,出海作戰是救命稻草?

2018-11-3 14:10| 發布者: admin| 查看: 32| 評論: 0

摘要: 文︱李依蔓編︱祝同10月30日,滴滴宣布正式將墨爾本定為其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市場總部,這個中國網約車巨頭籌謀已久的海外版圖又下一城。早在去年11月的烏鎮互聯網大會上,滴滴創始人兼CEO程維就曾自信滿滿地放出豪言,稱已從市場拼殺中殺出一條血路的滴滴“主場比賽已經結束,下一步我們要去客場試一試”,滴滴接下來的目標是進軍海外市場,成為一家“世界級的互聯網公司”。“如果你在8億用戶上碰到瓶頸,那就國際化。”

文︱李依蔓

編︱祝同

10月30日,滴滴宣布正式將墨爾本定為其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市場總部,這個中國網約車巨頭籌謀已久的海外版圖又下一城。

早在去年11月的烏鎮互聯網大會上,滴滴創始人兼CEO程維就曾自信滿滿地放出豪言,稱已從市場拼殺中殺出一條血路的滴滴“主場比賽已經結束,下一步我們要去客場試一試”,滴滴接下來的目標是進軍海外市場,成為一家“世界級的互聯網公司”。

“如果你在8億用戶上碰到瓶頸,那就國際化。”他在擔當《財經》采訪時這樣形容,“就像突破第一宇宙速度一樣,從地球到太陽系,那里有60億用戶。”

然而,短短一年,風云變幻。這個“從地球沖到太陽系”的大膽計劃才剛起步,滴滴自家的后院就著了火。

惡性事件頻出,口碑斷崖式坍塌,監管日益嚴厲,競爭對手群雄環伺,當初如日中天的滴滴如今日子著實不好過,計劃已久的IPO進程也不得不暫時擱置。沒有人能預料,這個丑聞纏身的網約車獨角獸,還能否順利走出當下的陰影。

出海步子越邁越大

從今年開始,滴滴出海謀生的步子越邁越大。

1月斥資逾1億美元收購了遍及巴西500多個城市的當地最大共享出行服務平臺99,2月創建國際化事業部,4月在墨西哥推出了自有品牌業務。

5月,滴滴在澳大利亞吉朗開始試運營,被澳大利亞《先驅太陽報》稱之為“滴滴的諾曼底登陸日”,6月在墨爾本推出了快車服務。今年11月,滴滴還計劃推出大中華版App的中澳跨境漫游功能。

今年9月,滴滴與投資多家出行類企業的日本軟銀公司合資創建一家名為DiDi mobility的公司,在大阪上線出租車叫車服務,首批1000輛出租車加入其中,以后還將陸續進入京都、福岡、東京等主要城市。此外,滴滴還在日本設了中日雙語客服,大中華區漫游用戶可以在日本直接叫車,用App自帶的中日文實時互譯功能與日本司機無障礙交流。

此外,滴滴還在拉美等市場推進城市智慧交通項目,并啟動“AI賦能社會”共創平臺,重點關注情況、安全、健康等領域的全球性公益科技課題,實踐科技企業社會責任。

艾媒咨詢在今年7月發布的2017-2018中國共享出行年度發展報告中指出,滴滴出行在近三年時間里通過投資或產品技術合作等形式,將全球合作網絡延伸至北美、東南亞、南亞、南美等1000多個城市,覆蓋全球70%以上的市場,當時的目的是為了在全球范圍內對競爭對手Uber圍追堵截。今年上半年,滴滴則主要開拓了拉美市場、日本市場、中國香港市場和中國臺灣市場。

這一次,將墨爾本設為澳新團隊總部,80%的管理職員和技術專家由當地人擔任,滴滴的國際版圖已初見端倪。

按照程維當初的規劃,2018年是滴滴的戰略開拓之年,是從上一年的“蹲下去”到“跳起來”的一年,其中海外業務是有力的增長點。然而,國際化布局需要投入大量資金,而且回本周期長,在盈利模式還不夠清晰的情況下,滴滴的步伐也許有些太快了。

滴滴在9月6日公布的財務數據顯示,該公司今年上半年產生了71億元的研發費用,支付、服務器等其他成本37億元,虧損急劇擴大至40.4億元,比2017年全年虧損的25億元還要多出61%。而在創辦后的6年來,滴滴累計虧損近390億元。

有媒體認為,程維之所以公布這一數字,是為了證明滴滴不是一家“賺錢高于一切”的企業,以此來博取公眾的同情和寬容。但也有分析認為,滴滴的虧損,與今年進一步推進的國際化戰略不無關系。

在海外市場的大踏步擴張,固然是以往政策的延續,但對于在國內一心蟄伏、“All in 安全”的滴滴,也未嘗不是一種不得已而為之的無奈之舉。

投資者感到厭倦了

今年下半年,志得意滿、自以為在國內戰場取得完勝的程維遭遇了滑鐵盧。

5月鄭州空姐打車遇害,8月樂清女孩遇害,兩起令人心痛的惡性事件,瞬間將滴滴推到了風暴中心。滴滴的運營監督和風險控制能力備受質疑,曾經風頭無兩的獨角獸一路跌至谷底。

一時間,質疑和雪片般飛來,有人打電話痛罵客服,說滴滴太冷血,有人跑到柳青的微博下留言罵她,許多員工陷入了道德審判與自我懷疑。

《華爾街日報》注意到,某些投資者對滴滴出行越來越感到厭倦了。

10月30日,《華爾街日報》援引知情人士說法稱,滴滴出行的部分股票在私下交易中易主,交易的價格顯示公司的估值大約在500億美元到520億美元之間。有分析認為,滴滴估值下降,主要受今年的兩起謀殺案影響,公司營收增長預期將放緩,從而影響公司價值。

監管文件顯示,一些投資基金在最近幾個月中減記了他們持有的滴滴股份的價值。其中,Davis Advisors LP管理的一個基金在今年夏天降低了其持有的滴滴出行股份價格,該基金持有的滴滴股份從價值從1月的3.451億美元降至7月的3.218億美元,減少了約7%。界面新聞也報道稱,很多滴滴D輪以后的投資人開始轉讓滴滴的原始股。

對于滴滴來說,這是從未有過的尷尬境況。

從2012年創建以來,滴滴共計融資18次,融資金額超過240億,堪稱史上融資次數最多的非上市公司。在巨額資金支持下,這家堪稱天之驕子的公司將網約車90%以上的市場份額牢牢把握在手中。

就在去年的這個時候,滴滴出行還曾以560億美元的估值從日本軟銀、阿布扎比慕巴達拉公司等投資者手中獲得40億美元融資。今年4月,有知情人士向《華爾街日報》透露,滴滴出行計劃最早今年上市,融資估值將高達 700 億至 800 億美元,而且已經同多家投行洽談 IPO 事宜。

如今,滴滴原本提上日程的IPO計劃已經擱淺,國內外賣業務暫停,共享單車業務推進也放緩。

香港《南華早報》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稱,這家估值從560億美元跌至500億美元的公司可能放緩融資計劃,2019年下半年再進行IPO。接近投行的消息人士告訴鳳凰網,“市場上有人拿290億美元(估值)在賣滴滴,接近腰斬。滴滴內部認為估值太低不如再等等,不須要非要在二級市場把自己扒光。”滴滴方面則回應稱:“目前公司上下都在全力以赴做安全,沒有上市方面的考慮。”

程維意識到,一路狂奔的滴滴已經行到了懸崖邊上,“內部體系提升跟不上規模擴張,就像靈魂跟不上腳步”,必須馬上緊急踩下剎車。

競爭對手虎視眈眈

“眾志成城,All in安全”的口號喊出來,滴滴痛定思痛,開始了全面整改。這是一條從未有人走過的路,沒有人知道,它是否還來得及改弦易轍。

為了緩解輿論壓力,滴滴迅速關閉了每日單量達到50萬單的順風車業務,暫停深夜服務,內部取消增長目標,迎接多部委大檢查,還上線了一系列安全步伐。

在如今滴滴App的安全中心里,有緊急聯系人、行程分享、一鍵報警、行程錄音等功能。僅十一長假期間,就有405萬用戶添加了緊急聯系人,606萬人使用行程分享功能,行程中錄音已經覆蓋90%以上的訂單。10月18日,滴滴客戶端還實行了“黑名單”功能,乘客和司機可在取消訂單、投訴、評價頁面選擇將對方加入黑名單,平臺在12個月內不再為雙方匹配訂單。

此外,滴滴加強對司機的安全審核,包括要求無犯罪記錄、通過三證驗真,每日出車前須通過人臉識別等,深夜運行的司機需滿足注冊時間超過半年,安全服務超過1000單等條件才能接單。同時,滴滴正在籌建安全監管顧問委員會,自建客服團隊從原來的5000人增加到了8000人。就連滴滴出行的公眾號中,也沒有了過去輕松活潑的營銷體,連續數天都是與安全相關的內容。

然而,一籮筐“縫縫補補”的步伐出臺,未能徹底解決最棘手的問題。對滴滴失去信心的消費者,大多對此持冷眼觀看的態度,許多司機在嚴厲的政策面前萌生退意,滴滴的困境似乎并未得到太大改善。

占據絕對壟斷地位的滴滴以自己的失誤,給競爭對手拱手讓出了難得的機會窗口。曹操專車、神州租車、首汽約車等早已伺機而動的競爭對手乘隙發力。阿里、騰訊等互聯網巨頭和傳統汽車廠商也紛紛入局,爭奪這塊巨大的蛋糕。

全球戰略管理咨詢公司羅蘭貝格在今年6月發布的2018 年中國汽車共享出行市場分析預測報告中指出,中國共享出行用車次數在2015至2017年分別為10億、60億和70億人次,規模和成長速度都堪稱驚人,用戶的需求遠大于市場的實際供給,市場發展潛力遠大。

去年進入南京后,美團今年又在上海運營打車業務,并與滴滴展開了激烈的補貼大戰。滴滴的老對手也通過高補貼的方式吸引新司機入駐平臺,以首單免起步價的方式吸引消費者。而在支付寶頁面上尋找高德出租車,可以同時呼叫多家平臺的車輛,而且不收取中間費用。

10月19日,將自己定位為“專業移動出行平臺”的哈啰出行宣布正式接入嘀嗒出行,在北京、杭州、武漢、廣州、廈門、大連、西安、鄭州等全國81個城市同步上線嘀嗒出租車業務。

10月24日,戴姆勒與吉祥宣布在華創建合資公司,雙方持股比例為50:50,未來將使用梅賽德斯-奔馳S級車、E級車、V級豪華多功能車、梅賽德斯-邁巴赫轎車及吉祥集團旗下的高端純電動車型,為消費者提供高端專車出行服務。

巨大的輿論壓力、監管壓力和競爭對手的虎視眈眈,滴滴面臨前所未有的嚴峻局面,但它似乎沒有多余的精力一一應對。

一個多月緊鑼密鼓的自查和整改之后,滴滴的積極似乎初見成效:自9月4日以來,日均每百萬訂單車內沖突數從52.2單下降到27.1單,沖突率下降了48%。但它還是沒能回答程維在內部信中提出的“終極問題”——滴滴到底有沒有能力,能不能保護用戶的安全出行?互聯網出行到底是不是一個應該存在的行業?

沒有人能回答這個問題,就像沒有人知道,可能壓垮滴滴的下一次惡性事件會不會、將在什么時候發生。

上海快3最新开奖结果

免責聲明:如果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聯系我們,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,謝謝合作!

鮮花

握手

雷人

路過

雞蛋

最新評論

QQ|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第一站長論壇 ( 閩ICP備16019670號 )|申請友情鏈接

GMT+8, 2019-3-16 16:49 , Processed in 0.041505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 & Style Design

本站提供网上自由讨论使用,所有言论内容来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立场,本站不负任何责任.
如发现有侵权行为,请与我们联系. 我们将立刻从网站上删除,并向所有持版权者致最深歉意.
联系QQ:2837195923

返回頂部